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条被混沌无明拖拽着的狗

    这条鲜活的生命,在这个时点上出现,要告诉我什么?它说了一种生命的无明,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王育琨

  一条俊朗的白花狗,跃上高速公路,欲穿行到对面。它看上去信心满满。这是它熟悉的地方。它轻巧地躲过边行道上的一辆车,又机警地躲过内行道上的一辆小车。对面反向道上有更多车穿行,它生出一丝恐惧,于是开始调转身体,往回跑。由于太过突然,没有了先前的优雅,它慌乱而幸运地躲过内行道上的小车,可面对外行道上突然而至的大车却没有防备,被裹胁进大车底下。车底盘的保险杠挂了它一下。太快的速度,致命的一击。它慌乱地挣扎着四脚朝天,接着又被另一辆大车吞进车下……

  眼瞅着一条鲜活生命被吞噬,我双手捂脸,心如绞痛,半天回不过神来。恨不得立刻停车下去抢救。每一个发生都有它的缘由。这条鲜活的生命,在这个时点上出现,要告诉我什么?

  它给我说了一种生命的常态,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这些年来,我们被一种更巨大的惯性推着往前走,我们自以为得意,甚至自以为高人一头,可实际上依然是被一种混沌无明拖拽着狂奔。我们为着知识、财富、权力和身份等等堆积物而忙个不停。那些耀眼的堆积物是那样吸引我们,使得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身体发出的生命求救信号。

  我们被情绪左右,已经没有办法沉下心来做一件事了。我们曾经一天十几个小时专注干一件事。可是现在却无法沉下心来专注30分钟甚至10分钟,不成的,如果一个人呆着,那要死人的!电话分分钟响起,短信秒秒钟抵达。每一个信息都会把我们拽离当下焦点。美其名曰“爱心”,实际上是生命没有方向,缺乏定力!我们假借“爱心”来靠一会儿岸。我们的情绪都被面子、里子、评判、知见,被网上新闻、电话、短信等等所支配。而所有这一切,都受制于我们内在无穷多堆积物的钩子,它们此起彼伏,让我们没有一刻安心。

  尼采早就洞察了现代人的危机,他问:“孤独?你配吗?”

  近期笔者与一些中小企业家接触较多,知道一些他们的困惑,感觉中小企业正在开始偏离做企业的“一”。

  通讯工具的发达,让他们彼此的打扰不再有任何顾忌。分分钟电话出去了,分分钟或欣喜或悲催的短信在传达着彼此的心境。企业家富了,跟员工却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了。可他们又需要找人聊天,需要有人陪伴。于是,有些企业家慢慢成了交际高手,开始在细枝末梢展现自己对别人事情无私的爱。自己脱离开公司的经营管理还美其名曰,放手培养职业经理人,公司老板就是不该整天关心公司的事物。于是,企业家正大光明地离开了企业经营。这是一种滥情!这是如那条狗一样的混沌无明!

  日前,当我把这话准确无误地跟一个企业家说了以后,她两天中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从活泼泼的交际圈达人,一下子变成了一块木头!过后,她给发我短信说:今天我给员工开了一个真真实实的检讨会。我直接跟他们说,我错了,心不在你们身上,我感到空落落的。今天他们收到了我的真诚和决心。从管理人员到员工,都有一种狂喜的感觉。心与心的距离近了,这立刻在他们的工作效率上呈现了出来。现实让我醒过来了:没有谁比我的员工更可爱、更需要我。我的心收回来,在工厂里一转,我就发现了问题。我的员工忠诚,但技术一般,影响了产品提升。有个技术好的师傅可以聘用,但董事会不同意。说老员工忠诚。技术高的不进来,员工会没有方向感,企业也没有方向感。为了一时的感情,停止了精益求精,这不是在滥情找死路吗!

  问题就在转身处。转身有两个基本点:“无依则生,得一则活”。老子《道德经》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神得一以灵,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那么做企业的“一”是什么呢?

  禅宗有一个偈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百尺竿头再往前走就是死。禅宗以此形容勇猛精进的境界。禅宗的临济宗传到日本,日本临济宗第二代掌门人创茶道,茶道深刻改变了日本文化。勇猛精进已经离开中国,成了日本国民的一种根性。比如,87岁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做了75年的寿司,每天只接待10位客人,要提前两个星期预约。他说:“我一直重复同样的事情以求精进,总是向往能够有所进步,我继续向上,努力达到巅峰,但没人知道巅峰在哪。我依然不认为自己已臻完美,爱自己的工作,一生投身其中。”

  专注一境,心、物、天幻化为一,物中有心,物中有天,物中自然传神,物自然摄心。勇猛精进成为日本人的一种活法或生命境界。无法用物质人的尺度衡量。德国也有许多几十年生产螺丝的企业,只做一种,做得精,做得细,时时在创新。而我们是什么挣钱都来做,只有价格,没有价值。从一个人、从一个企业和从一个民族的天长地久来看,这种勇猛精进无疑是最为宝贵的。可以说,这就是做企业的“一”。

  无依则生,得一则活。得一,就摆脱了那条狗的混沌无明,就可以回家了。

   作者:王育琨 (来源:上海证券报)

 

话题:



0

推荐

王育琨

王育琨

636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北京地头力经营管理机构创始人,首席架构师。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