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育琨 > 马化腾:构建自我修复的生态型企业

马化腾:构建自我修复的生态型企业

马化腾:构建自我修复的生态型企业

 马化腾:构建自我修复的生态型企业

    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本自具足,人人都有创造性。可这个天性,却被大大小小的物质贼、情绪贼、精神贼给遮蔽了。建设生态型企业,就是要让企业合上人的人性的生态,让每个人活在自己天性的灿烂中。

 

王育琨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在那一片混沌的大道之中,自有生生不息的创造力冲动。马化腾据此提出了灰度法则之六:进化度:构建生物型组织,让企业组织本身在无控过程中拥有自进化、自组织能力。

  马化腾说,“进化度,实质就是一个企业的文化、DNA、组织方式是否具有自主进化、自主生长、自我修复、自我净化的能力”。

  为了突出这种生生不息的力量,马化腾在表达同样意义的内涵时,用了两个名词:生物型企业与生态型企业。在这两个名词中,我习惯于用生态型企业。说生物型企业,是取意生物自主进化、自主生长、自我修复、自我净化的能力。而人是有意识和灵性的。人们的意识,已经不简单,已离开了生物为求生长的简单心境,由于名利欲望和情执,衍生出各种各样的贼来,形成了很强势的力量。你想让他简单纯粹,只考虑活命,谈何容易。这就是人们经营企业所面临的问题,不能绕开,无法躲避。故此,一切道德幻想,都无法付诸于实施。人不可能还原为简单的生物,我们必须面对人们各式各样的贼当家这个现实。对人的这一根性,要有办法。这就是人的生态。

  朱熹曾倡导格物穷理,“存天理,去人欲”。王阳明跌宕起伏,开始一直沿用朱熹的格物穷理,他用了19年时间终于悟道:“存天理,去人欲”不究竟;“天理,即人欲”。在人欲的土壤里,如何长出好庄稼,王阳明遂给出了心学四诀:“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王阳明这心学四诀非常丰富。我体悟,其中,有善有恶是人的动物性状态,为善去恶是人的社会性状态,而无善无恶则是指人的合一性状态。当人性的三个圆重叠,就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知行合一就可以拓展这个重叠区,从而使人活出极大的丰富性来。

  人性是资源,是资粮,是现实。做人,做企业就是要合上人性这个生态。生态型企业就是要我们在架构企业组织的时候,要合上人性这个生态。从根性上说,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本自具足,人人都有创造性。这是说人的天性或合一性。可是这个天性,却被大大小小的物质贼、情绪贼、精神贼给遮蔽了。如何才能通达呢?如何才能够让每个人活在自己天性的灿烂中呢?这就需要教育。教育,从根上说有两种:领袖的自我教育和员工的教化。与此相应,教育是两个体系,一个体系是自我教育,一个体系是教化。

  这样两种教育体制,如何行之有效,这是企业组织建构时很重要的内涵。这个需要在实践中摸索。现在还没有成型的道路。稻盛和夫的阿米巴是一种方式。有一次我问张瑞敏,“怎么看稻盛和夫的阿米巴?”张瑞敏说,“阿米巴是在实物经济的背景下产生的,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了,我们应该在实践中摸索出适应今天的组织形式。”我很以为然。阿米巴到底如何走入互联网时代,还有待观察。迄今中国还没有一家企业成功落地阿米巴。就是在日本,我参观了几家落地阿米巴的公司,员工也更倾向于把阿米巴当成一根考核的鞭子。

  组织小型化,每个人都更接地气,每个人都能自发自动,在他那一亩三分地上自发自动,这是许多公司都在探讨的。老子早就给出了四种领导层次的说法:“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犹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老子在这里给出了京瓷阿米巴、海尔人单合一自主经济体、上汽人人都是经营者、华为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苹果海盗船等理论上的概括和提炼。

  数码相机的发明者柯达,被自己发明的数码相机埋葬。作为异端的新发明,在企业内部无法获得资源。收入是旧模块创造的,利润是旧模块创造的,强大的权力和声音在旧模块手里。这确实是个进化问题。而现实中的人们,却忘了事物是怎么进化来的。这个正是老子在道德经中论述的很仔细的一个问题。

  事物开出新芽,常常无相、无声、无形,你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它们浑然一体。唯有那些自身管道空空而畅通的人,不会去忌惮是非,能看得到、听得到、感觉到那个萌芽。而心贼特别多的人,听到的永远是是非,看见的永远是切实的利益,感觉到的永远是有形的物。在一个公司中,这个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是非的人,就是这个活泼泼生态场中的灵魂人物。

  一个组织,具体组织形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没有这样的灵魂人物。这样的灵魂,唯有在一种活泼泼的组织形式或土壤,才能不断给他提供灵感。有了这样的灵魂人物,自然可以造就出新的组织形式。例如,乔布斯不懂管理,但他认为能让他的灵性得以滋长的,一定是海盗船那样的组织,有目标聚到一起;目标消失,组织消失。没有那么复杂。没有公约的考核标准,关键看灵魂人物的发散或发飙。无论跟他多久,无论位置多高,只要灵魂人物认为你对他的灵感没有什么作用,那你就得不到高回报。

  (作者系五洲联盟商学院执行董事,百年企业研发中心主任)

来源上海证券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