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育琨 >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华为坚持什么精神?努力向李小文学习。在大机会时代,千万不要机会主义。开放,开放,再开放。


青衣布鞋、满头灰白的"布鞋院士""学术界的扫地僧"李小文,为研究遥感坚持数十年,在国际上享有盛名创建了"李小文-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让中国在多角度遥感领域保持着国际领先地位,任正非用真正的极客李小文院士代言华为,给伪极客伪创新者们、伪认真、伪专家的投机分子,给那些只会唱不会做的"演员们"一个大大耳光!


任正非认为华为要走向世界级,必须有一批战略家和思想家出现。“如果我们都只会英勇奋战,思想错了,方向错了,我们越厉害就越有问题。所以我们希望你们中间能产生思想家,不光是技术专家,要产生思想家,构筑未来的世界。”


华为从去年开始,大规模做了两次广告。一次是中科院院士李小文作为华为代言,一次是用在美国获奖的一幅芭蕾脚作为代言。本公众号推介过芭蕾脚。今天推介李小文广告。选择了两篇文章,以飨读者。


移动互联时代,人们快要被大数据给淹没了,各种各样的机会主义盛嚣尘上。华为该怎么办?华为该有怎样的极客精神?华为从上到下该有怎样的绝活?为改变世界而聚精会神的李小文,身上具备的品质和精神,就是移动互联时代最需要的品质和精神。


——王育琨记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原文:任正非为何高调打广告号召全体华为人向李小文学习?

来源:i黑马 


华为坚持什么精神?

小米创始人雷军有一句名言: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没有人在乎雷军是在什么样的语境、什么样的前提下表达这样的观点,互联网似乎成了一条实现“飞翔”梦想的捷径。在这样的狂热情绪下,很少有人会问,一旦风停了,那些飞起来的“猪”会有怎样的结局。

还记得罗永浩那句著名的煽情话吗?"我不为输赢,只为认真",那幅夕阳下埋头锤手机的认真画面。几十年如一日坚持遥感领域做研究的李小文,给了罗永浩一 个大大的耳光,揭幕了锤子的谎言。与坚持数十年真正“不为输赢、不为成败、不为名利、只为认真”的李小文相比,罗永浩的认真曾坚持了多久,他对所曾做的网站和培训事业坚持过多久?在没 有900万的天使投资之前,罗永浩根本没有做过手机研发,他只是在圈钱投机而已,却把自己说得无比高尚得成热爱。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当下一批中国人对罗永浩的追棒,归根到底缘于一种希望“投机取巧,一步登天”的发财梦,投机梦。而非一种“不为输赢,只为认真”的精神!追求风口泡沫的投资机构助长了这种“投机取巧”的心态。靠营销技巧,会吹嘘,会谩骂就可以在社交网络上收获追风的观众,然后成就所谓个人品牌,转身成为产品专家,再下一步是风投 的巨额投资,这个快速致富梦吸引着年轻人。

是不是想起周星驰电影《食神》里的痴人说梦话了?“如果要是我呢,开分店,一间变两间,两间变四 间,四间变八间,八间以后就 上市,上市后再集资!跟着炒股票!再分拆上市,到时后我就赚翻了!”周星驰演的食神还有苦练的一身做菜功夫,而罗永浩、雕爷牛腩、黄太吉、马佳佳们连 功夫都不用会,只要会吹牛讲故事骂人即可。

不需要有行业积累,不需要苦练多年,不需要有专业知识,只需要会吹牛会营销,就可以在短短一两年时间甚至一两个月时间摇身产品专家、创业家、企业家和亿万身家的成功者。这就是罗永浩、雕爷牛腩、黄太吉、马佳佳受追棒的根本原因。

这是一个骗人不仅有理,而且有钱的年代?!这是不是泡沫,这种致富故事可持续吗?

任正非反复强调“在大机会时代,千万不要机会主义”,华为要有战略耐性。他认为,华为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战略,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坚持自己已经明晰的道路与方法,稳步地前进。华为正是因为坚持二十几年不动摇,才走到今天,非常难,不容易。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喧嚣时代的管理回归

任正非颇为担心华为陷入这种“想飞”的冲动中。“互联网拼命想把我们的航船拉进小河沟,但是十七万吨GPS无人驾驶的巨轮,如何进入小河沟?”任正非说。

“对实体经济来说,互联网的真正作用是什么?是颠覆还是推动?”任正非问。他认为,从历史角度看,蒸汽机和电力都曾在产业和社会生活中起过革命性的作用,但这些技术革命不是颠覆而是极大地推动了社会和生产的进步。互联网也不例外,其本质作用在于用信息化改造实体经济,增强其优质、低成本和快速响应客户需求的能力。一句话,提升实体经济的核心竞争力。

号称梦想飞机的波音787飞机投运后,可谓命运多舛,发生了锂电池自燃等事故,被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责令停飞三个月。空客也没少走弯路,A380巨型客机的一个简单设计计算错误害得已完工一半的飞机拆掉了好几公里长的电线进行重装,问题的原因是德国分部与法国分部所使用的设计软件版本不同,加上发动机供应等其他失误,这场混乱导致A380的投产推迟了两年多。还有,2013年7月,搭载3颗“格洛纳斯-M”导航卫星的俄罗斯质子火箭在拜科努尔发射场升空不到一分钟后坠毁,后经查明事故原因是几个传感器被装反了。“这些都与互联网无关。”任正非认为。

任正非希望华为能回到一些最本质的问题上来,重新思考管理对于企业的重要作用。企业管理的目标是流程化组织建设,探索建设科学的流程制度体系,以规则的确定应对结果的不确定。“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们在管理上不是要超越,而是要补课,补上科学管理这一课”。华为在近20年的时间里花费了几十亿美元引进西方管理思想,但任正非并不认为华为已经领悟了200多年来西方工业革命的真谛。

他认为,中国企业没有经过科学管理运动,在企业的运营管理中习惯于依靠直觉和经验进行判断,决策的随意性很大,总愿意创新和尝试新事物、新概念,缺少踏踏实实、“板凳宁坐十年冷”的持续改进精神。“2002年华为快崩溃的时候,我们的主题还是抓管理,外界都嘲笑我们。现在社会大辩论,也说华为在这个时代必死无疑,因为华为没有创新了,华为的危险就是抓管理。但我认为,无论经济可以发展多么好,不管高铁可以多么快,如果没有管理,豆腐渣是要垮掉的,高铁是会翻到太平洋的。”任正非说。

华为轮值CEO郭平对此体会颇深。据他回忆,他刚进公司做研发的时候,华为既没有严格的产品工程概念,也没有科学的流程和制度,一个项目能否取得成功,主要靠项目经理和运气。郭平负责的第一个项目“运气不错,为公司挣了些钱”。但随后的两个项目又重复了之前的故事,有成有败。这就是1999年之前华为产品研发的真实状况,产品获得成功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可以说,那个时代华为研发依靠的是‘个人英雄’。”郭平说。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正是看到了这种偶然的成功和个人英雄主义有可能给公司带来的不确定性,华为在1999年引入IBM,开始了管理体系的变革和建设。任正非当时提出了“先僵化、后优化、再固化”的变革指导思想。在这个思想的指导下,华为经历了削足适履、“穿美国鞋”的痛苦,实现了从依赖个人的、偶然的推出成功产品,到可以制度化可持续地推出满足客户需求的、有市场竞争力的成功产品的转变。

但是,任正非认为,华为在管理上依然存在很多不足之处。例如,在内部管理流程上,还存在“九龙治水”的局面,各管一摊,流程上无法打通,责任也不明确轮值CEO郭平、黄卫伟提出了“云、雨、沟”的概念,就是所有的水都要汇到沟里,才能发电。但华为还没有挖出一条能汇合各种水流的沟,还没有实现流程的混流。华为现在要做的是,就是要推动按西方的管理方法,回溯公司的变革,并使流程端到端的贯通。

此外,任正非表示,“在过去每年的作战过程中,我们还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管理问题,比如汇兑损失、烂合同损失……多达数十亿美元,缩小这些损失就是利润。”他提出,如果华为管理上能赶上爱立信,就能节约出20~30亿美金的管理成本。

郭平在一次会议上,讲了一个与供应链管理有关的故事。海湾战争期间,为了准备100小时的地面进攻,美军在中东储备了60~100天的后勤物资,有4万个集装箱。战争结束时20%的集装箱从未打开过,超过100亿美元的剩余物资要运回国内,仅运费就花掉了27亿美元。但到了伊拉克战争,情况就大不相同了,美军仅储备了40天的后勤物资,只用了4000多个集装箱,油料运输也仅为海湾战争的1/6。

美军在10年的时间里,对后勤保障体系进行了多次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后勤资产、医疗救助、运输动态和保障需求等四个可视,实现了后勤保障从以防万一向实时保障的转变,不仅大大提升了后勤保障效率和一线作战部队的作战能力,而且使军费开支大幅度下降。

他认为,类似的管理提升,对于华为这样的公司而言意义重大。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打粮食”与“望星空”

任正非被认为是一个“商业思想家”,他总是能触及商业最核心、最本质的区域。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典型的实用主义者。他认为,公司的改革是否正确,就是看作战队伍的作战能力是否提升了。如果作战能力没有增强,改革不正确”提升队伍的战斗力,最终“多打粮食”,这是他在华为狠抓管理问题的根本原因。

他认为,那些成功的公司,其目标都是为客户产生价值,客户才会从口袋里拿出钱来。“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改进对准为客户服务,哪个部门报告说他们哪里做得怎么好,我就要问粮食有没有增产,如果粮食没有增产,怎么能说做得好呢?我们的内部管理从混乱走向有序,不管走向哪一点,都是要赚钱。”他说。管理若陷入了孤芳自赏,结果就会是呆滞。

企业活不下去就没有未来。他提出,华为的价值评价体系要改变过去仅以技术为导向的评价,大家都要以商业成功为导向。在一次跟华为消费者BG(Business Group,指企业业务)的会议中,该业务部门提出要做到世界第二,任正非当即表示,苹果年利润500亿美元,三星年利润400亿美元,“你们每年若是能交给我300亿美元利润,我就承认你们是世界第三”。

他对消费者BG的高管表示,“你们看重过程,但我看重的是结果,从结果来选拔干部。另外,高端手机若以技术为导向,赚不了钱,那你们的高端是没有价值的,过不了三个月,高端就成低端了。如果只是试探着科研,我们不反对,但是你们若要做成一个产品,需要别的业务来补贴,我认为有必要在策略上好好分析。”

他总结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希望你们在春天播的是好种子,发的是好芽,秋天才能给我们收获。若是你们在秋天收不到粮食,我们一定是要饿死的。涨工资的钱来自哪里?”

可以说,任正非是一个将实用主义用到极致的企业领袖,但他同时极为注重实用主义与战略眼光的嫁接。他要求高管要提升市场前瞻的基础洞察能力。在他看来,未来的领袖要有两个条件:技术洞察能力和市场洞察能力。而华为缺少的正是有这种系统思维的战略家和思想家。他提出,将来华为的轮值CEO要做思想家,手脚都要砍掉,只剩脑袋;首席XX官要做战略家,应该站在全局视野上看系统结构,先将他们的屁股砍掉,让他们不能坐在局部利益上。“现在有些高级领袖整天忙于日常事务,没时间去想系统结构,打仗主要还是靠方向,而不是投入兵力多少的问题。”他说。

任正非认为华为要走向世界级,必须有一批战略家和思想家出现。“如果我们都只会英勇奋战,思想错了,方向错了,我们越厉害就越有问题。所以我们希望你们中间能产生思想家,不光是技术专家,要产生思想家,构筑未来的世界。”

所以他经常给高端专家、干部讲的,“要望星空”。他提出,高端专家、干部要多参加国际会议,多与别人喝咖啡交流,在宽松的环境下,可能听到世界最高层的人讲话的真谛。“向上是大喇叭口望星空,吸收宇宙能量;向下喇叭口传达到博士、准博士……培育未来的土壤。这两个锥型体连接在一起就是一个拉法尔喷管,拉法尔喷管就是火箭的发动机,产生强大的动力,火箭就上天了。这样,华为的未来才会像火箭发射器一样”。“我们已经有些将军了,下面要成为思想家的时间更漫长,我们已经等不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三五年内一定要决策出我们的战略是什么。”任正非说。

来源:i黑马、经济观察商业评论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原文|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任正非给了谁一个大大的耳光?

张利华

来源:百度百家


最近买了份《经济观察报》,里面有半版华为广告,以往华为广告正中间是大大的设备或手机宣传照,旁边是性能指标说明,这一次设备和手机不见了,一位黑衣蓄胡、光脚穿布鞋、一身清瘦的学者正专注地埋头看文章,照片下备注:李小文,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右侧旁注一行大大的字:华为坚持什么精神?努力向李小文学习。在大机会时代,千万不要机会主义。开放,开放,再开放


  中科院院士李小文被媒体热炒过两次。一次是他低调的“扫地僧”形象,光脚布鞋不修边幅;另一次是华为近期把他作为企业的形象代言人,在各大媒体做广告。这张为华为代言的照片是4月18日,院士李小文在中国科学院做讲座时被拍的,被网友称为“仙风道骨”。


  看到这个广告,我的眼睛潮湿了,深受激励:青衣布鞋、满头灰白的李小文,为研究技术坚持数十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种专注的精神不就是任正非本人,不就是华为公司,不就是在坚持研发、技术创新数十年的华为企业精神吗?社会上有络绎不绝地到华为“朝拜”想学习华为管理的人,而华为的管理的秘决其实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这一点与李小文教授并无什么分别。


  现在做产品做技术的已不再流行宣传技术指标不比产品,而是宣传思维和精神了,所谓打动人心的话题和故事。任正非给李小文打广告,号召全社会关注、学习李小文,给那些以吹牛、演戏、伪科技的产品专家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一、任正非给伪装认真的投机分子一记耳光


  还记得罗永浩那句著名的煽情话吗?“我不为输赢,只为认真”,那幅夕阳下埋头锤手机的认真画面。几十年如一日坚持遥感领域做研究的李小文,给了罗永浩一个大大的耳光,揭幕了锤子的谎言。李小文不仅是中国遥感领域的"泰斗级"人物,而且在国际上享有盛名,创建了“李小文-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硕士论文被列入国际光学工程协会“里程碑系列”。他的研究成果推动了定量遥感研究的发展,让中国在多角度遥感领域保持着国际领先地位。


  曾先后创办过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学校,都未成,转战微博靠砸西门子冰箱,靠谩骂苹果手机出名的罗永浩,靠诋毁所有成功者的口水俨然成了“造反有理”的英雄。与坚持数十年真正“不为输赢、不为成败、不为名利、只为认真”的李小文相比,罗永浩的认真曾坚持了多久,他对所曾做的网站和培训事业坚持过多久?在没有900万的天使投资之前,罗永浩根本没有做过手机研发,他只是在圈钱投机而已,却把自己说得无比高尚得成热爱。


  至于创造了比春晚还高的微博转发收视率的锤子手机发布会,除了噱头,又有什么过人之处的产品能拿得到国际上秀秀的,最后罗永浩自嘲地认为是安卓手机里最像苹果的,已忘记了两年前把苹果骂得一无是处的那些要颠覆苹果的话了。罗永浩自我宣传了两年,出来的是一款毫无技术含量的山寨苹果的手机而已。


  风口下的罗永浩不仅创造了高微博收视率,还创造了数亿的估值融资。


  当下一批中国人对罗永浩的追棒,归根到底缘于一种希望"投机取巧,一步登天"的发财梦,投机梦。而非一种"不为输赢,只为认真"的精神!追求风口泡沫的投资机构助长了这种"投机取巧"的心态。靠营销技巧,会吹嘘,会谩骂就可以在社交网络上收获追风的观众,然后成就所谓个人品牌,转身成为产品专家,再下一步是风投的巨额投资,这个快速致富梦吸引着年轻人。


  是不是想起周星驰电影《食神》里的痴人说梦话了?“如果要是我呢,开分店,一间变两间,两间变四间,四间变八间,八间以后就上市,上市后再集资!跟著炒股票!再分拆上市,到时后我就ㄒㄩㄝ翻了!”周星驰演的食神还有苦练的一身做菜功夫,而罗永浩、雕爷牛腩、黄太吉、马佳佳们连功夫都不用会,只要会吹牛讲故事骂人即可。


  不需要有行业积累,不需要苦练多年,不需要有专业知识,只需要会吹牛会营销,就可以在短短一两年时间甚至一两个月时间摇身产品专家、创业家、企业家和亿万身家的成功者。这就是罗永浩、雕爷牛腩、黄太吉、马佳佳受追棒的根本原因。


  这是一个骗人不仅有理,而且有钱的年代?!这是不是泡沫,这种致富故事可持续吗?


  任正非反复强调“在大机会时代,千万不要机会主义”,华为要有战略耐性。他认为,华为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战略,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坚持自己已经明晰的道路与方法,稳步地前进。华为正是因为坚持二十几年不动摇,才走到今天,非常难,不容易。


  谩骂、脱口而出挑战成功者的语录是罗永浩、雕爷牛腩、黄太吉、马佳佳成名的不二法则。一个月前我曾专程去体黄太吉的互联网思维的煎饼果子。墙上写的"所有汉堡、披萨都是纸老虎"的标语,但是在漫长等候半小时后,黄太吉的服务人员把我的煎饼果子送错了楼层;二十八元的煎饼套餐,街头只卖不到十元,体验上却并不比小摊上的美味。这样差的服务和产品,却口口声声把把麦当劳肯德基踩在脚下,跟苹果一个用户体验,实在是笑话。只能说他们真敢吹,脸皮厚善于吹。


  作为一名管理咨询顾问,我经常被问一个问题:"什么成就了华为?"这个问题固然可以有多种解读,但是最根本的是一条是华为坚持了二十多年技术创新不动摇,正如任正非所说,抵住了各种机会主义和诱惑,持续坚持技术投入,终于成为世界上前两名的通讯技术厂商,一览众山小,把竞争对手远远抛在身后。


  截至2013年12月31日,华为累计申请中国专利44,168件,外国专利申请累计18,791件,国际PCT专利申请累计14,555件。累计共获得专利授权36,511件。截至2013年底,华为加入全球170多个行业标准组织和开源组织,包括3GPP、IETF、IEEE、ITU、BBF、ETSI、TMF、WFA、CCSA、GSMA、OMA、ONF、INCITS、OpenStack和OpenDaylight等,在任185个职位,其中在ETSI、CCSA、OMA、OASIS和WFA等组织担任董事会成员。2013年,华为向各标准组织提交提案累计超过5000件。2013年,华为研发费用支出为人民币30,672百万元,占收入的12.8%。近十年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人民币151,000百万元。


  是长达二十多年时间,华为持续的巨大研发投入,是十五万华为人刻苦努力,才取得在国际上受人尊重的地位。


  任正非反复谈到杜绝机会主义,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目睹了二十多年来众多大浪淘沙,机会主义者面临惨败的案例。


  有谁还记得十年前曾风靡大江南北的UT手机?十年前UT的小灵通手机中国市场占有率高达40%以上,利润足以收购当时的华为,2005年2月UT斯达康荣膺《福布斯》“全球25家成长最快IT企业”,排名第13位。2006年7月,UT斯达康公司入选美国知名杂志《财富》“中国上市公司100强”,排名第34位。


  蒙牛五年时间销售收入突破100亿,“蒙牛速度”曾是中国企业的一面旗帜。牛根生曾被评为CCTV2003“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蒙牛是2004年最佳IPO。牛根生曾创造过许多著名的名言,“小胜凭智,大胜靠德”、“财聚人散,财散人聚”等经营哲学曾像今天的小米互联网思维一样风靡各大商学院,被引为圣经。


  2000年创业,五年的时间销售收入发展到100亿人民币,无锡尚德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在纽交所上市的民营企业,跻身世界光伏行业前三强,企业家施正荣也因此被誉为光伏界的"比尔˙盖茨",2006年中国首富。


  2005年7月创立的江西赛维三年销售额超百亿,2007年6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2009年成为世界上唯一年销售量超过1吉瓦的光伏企业。CEO彭小峰荣获“2007年影响中国的十大创业家”、“2008年中国十大创业新锐”。


  有谁还记得这些三至五年时间就从零成长为上百亿销售额,曾经是浪尖上的企业?像是一场烟火,砰的一声,上了天,落下来都是灰。


  三聚氰胺不仅揭开了蒙牛超常规发展速度背后的秘密,也剌破牛根生种种企业经营名言的牛皮。破产重组令曾经的首富施正荣不仅财富缩水数百倍,种种浮出水面的丑闻令施正荣颜面扫地从董事长退下。


  在陌生的光伏行业,彭小峰曾认为自己从2003年到2005年潜心研究这一产业,成为半个专家一点也不稀奇。他曾经认为只要可塑性强,学什么专业不重要,有什么经验也不重要,没有什么做不成的。要把自己变成任何一个领域的专家,两年足够了,学习能力可塑性对人来说很重要,"如果具备这样的素质,你去做生意也会成功。"


  彭小峰当年这些投机精神十足的话,在这两年那些用互联网思维打造XXX行业的产品专家身上不也正浓重地体现吗?只要披着互联网思维的外衣,不需要专业的背景,不需要数年的专业积累,就可以成为极客级的产品经理,这不正是彭小峰曾经的天真妄想?


  江西赛维和CEO彭小峰不到五年的时间从顶级首富到被破产,彭小峰为不尊重社会客观发展规律付出了上百亿的学费。


  UT2013财年全年总营收为1.644亿美元,而2002年的销售收入9.8亿美元,十年不断地退步曾经浪潮之尖上的UT已出中国一线通讯企业之列。


  “在大机会时代,千万不要机会主义。”反复读七十一岁任正非这句对全体华为人,中国企业界的提醒,醍醐灌顶!


  “互联网虽然促进了信息的生产、交流、获取和共享,但没有改变事物的本质,即使在互联网时代,车子还是车子,内容还是内容,豆腐还是豆腐。”这是任正非对那些寄希望于互联网思维而不是靠刻苦努力一夜暴富的年轻人的忠告。


二、任正非给伪创新者,伪极客一个响亮的耳光


  2014年初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业学教授李善友所写的《华为身处“创新者的窘境”,而浑然不觉》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其主要观点华为的管理导致其落后和不合适宜,最后的举例“小米硬件成本价销售不赚钱,靠配件、软件收入”赚钱是颠覆性创新远超华为。


  文章中的侮辱之词包括“华为战略失误”、“任正非提倡的是‘跟随战略’有害”等等。李善友也因为此文勇于挑战任正非的管理权威摇身而成互联网思维战无不胜的中国培训大师。


  2006年,李善友创办酷6网;2009年,酷6网借壳上市。2010年因市场份额下滑和业绩亏损,李善友辞去酷6上市公司CEO职务。自身并没有搞懂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李善友靠乱喷成为互联网思维导师,不知是否会误人害已?


  首先,华为能从2万元起家二十多年的时间发展为超2000亿的国际企业,在财务数字上持续增长,正是因为这二十多年没有出现过重大战略失误!


  相反,华为曾经的对手们,无论是国内的巨龙,还是国际上的朗讯、北电、阿尔卡特等却因为战略失误而破产甚至消失


  华为从十年努力成为全球固定网络第一名,发展到光传输网络第一名,移动网的第二名,2014年第一季度,华为刀片服务器发货量跃居全球前三,稳居中国第一,2013年华为手机跻身全球第三,华为每次战略进入一个领域会采取压强原则而在短短的几年间成为全球前三名,华为通过大量的专利技术和核心技术巩固住全球战略地位,这样的发展在过去二十多年从未出现过反复,确保华为以高额的利润率稳居中国电子百强利润第一近二十年。


  小米公司三年实现100亿的销售额,这是一个大跃进,但并不是中国企业发展史上的唯一,蒙牛、无锡尚德、江西赛维、UT、波导手机等历史上都曾经创造过类似的销售奇迹,辉煌一时的牛根生也曾荣获CCTV年度经济人物。小米和雷军能走多远?不能靠吹牛和水军,而要看其掌握的核心技术和管理科学上的积累。进入手机市场三年时间,小米除了创造销售额奇迹,还没有一项拿得出手的发明专利。小米是一家没有发明专利的中关村科技领军企业,这也是中国社会的奇葩。


  小米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了吗?比微信还早几个月时间推出的米聊,起个大早连晚集都没赶上。2014年小米公开宣传的米聊用户4000万,活跃用户400万,而同期微信的总用户数超过6亿,活跃用户超过1个亿;陌陌用户数过1个亿,活跃数达4000万。米聊比陌陌的活跃用户差了10倍。


  小米公布的2013年底MIUI用户超3000万,华为5月份公布的手机应用市场中的游戏中心已做到月流水增长30%,注册转化率89%,次日留存率45%七日留存率25%,付费率(重点游戏类型)2.5%,日链接3000万的用户,华为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数据与小米相比并没有惊人的差距。基于用户画像的精准推荐,个性化的游戏榜单推荐,华为的大数据软件优势在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上正助其加速发展。


  小米硬件成本价出货,靠配件和软件赚钱成立吗?在苹果公司每年公布的财报中,“通过广告、电子商务、增值服务等方式来挣钱”早被证明根本不成立,itunes和软件的销售收入仅占10%。而苹果已是全球拥有最多移动互联网用户的互联网公司,其他硬件企业又怎么坚持住硬件不挣钱亏钱,靠增值服务挣钱可维持高速的发展呢?


  雷军早已认为小米在很多方面已超越苹果和三星,在追赶亚马逊的路上了。看看亚马逊2013年第四季度的财报:自电子产品和其它日用商品的销售额为171.2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39.34亿美元增长23%,在总销售额中所占比例从65%增长至67%;来自媒体产品的销售额为72.2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5.14亿美元增长11%,在总销售额中所占比例从31%下滑至28%。关于云计算和软件收入,虽然亚马逊长期以来占据老大的位置,但是贡献收入仅占亚马逊总收入的5%。


  “产品好服务好价格低,是华为赢得客户,生存下去的理由!”这句话任正非坚持喊了二十六年被视为华为的立身之本,可是像小米这样的企业没有核心技术,光靠成本价销售就能实现价格低的同时产品好吗?


  那无疑是天方夜谭。


  “华为海思八核处理器为啥这么拽?”进入6月以来,中外媒体纷纷发布了对华为最新的手机芯片麒麟的惊叹。中国内地的4G应用开始启动,在4G手机芯片市场,高通一家垄断了八成的市场份额,而在高端市场,高通更是独步天下。


  在WCDMACDMA上,高通向国内企业收取整机价格3%左右的专利费。根据高通财报,2013年前三季度,高通的专利费授权收入达到70多亿美元是主要的利润来源,其中40%以上是来自中国。进入4GLTE时代,采用高通4G"五模十频"芯片组方案、推出五模十频手机的企业要交5%的专利费!手机芯片处理器价格占手机硬件总成本的20%,大约36美元到21美元之间。只要用高通的芯片,就要向高通交高额专利费。


  6月份华为发布了4G的八核处理器Kirin920麒麟芯片,整体性能跟高通最强的4G芯片骁龙805同步,个别参数还领先半年,更重要的是里面还集成华为自己研发的基带芯片。华为海思的麒麟芯片Kirin920也是支持4G最快速度的LTECat6。采用高通最高端的4G芯片骁龙805处理器的手机,因高通处理器不集成基带芯片,还要另外配备基带芯片。而华为的手机采用的是自主研发全球首款单芯片集成了4G的LTECat6和基带芯片,不需要再另配基带芯片。


  华为拥有466项4G核心专利,在全球设备商中排名第一。这意味着什么?在4G高端手机市场,华为真正拥有高性能高集成度,通过交叉授权等而无需给高通交高额的专利费,从而实现低成本低价格与高性能的同时具备。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这是真正的颠覆性创新!这是真正的极客!


  小米和雷军口口声声的极客、成本价高性能,在没有核心技术支撑的情况下只是一个笑话!"成本价"也要给高通交高额的专利费,"极客"也要求着高通供芯片,否则就没有4G手机面市,高性能跑个分也要取决于买的芯片的性能,受制于所买的芯片指标。


  不掌握一项发明专利,不拥有芯片的供应渠道更不拥有芯片的成本优势,小米的手机如何实现能跟竞争对手拉开差距的极客和创新?


  任正非用华为发布的震惊全球的全球首款单芯片4G的八核处理器Kirin920麒麟芯片,给了伪极客、伪创新者、伪颠覆性创新者们一个大大的耳光。


  华为从1993年开始自主研发芯片,如今已有20年的积累,拥有不亚于高通的专利储备。苹果从80年代开始自主研发电脑硬件、操作系统、芯片,积累到今天拥有大量核心技术和专利,才取得全球第一的位置。长达二十年的技术赛跑,持之以恒的技术追求,才能取得技术创新的一点突破。任正非在讲话中提到华为不过在针尖大的领域里领先美国公司,而这并不是他谦虚的说法,而是参与国际竞争后清醒的认识。


  雷军认为小米已经超越苹果,媒体上不断出现的《小米手机太疯狂!苹果iphone望其项背》、《小米已经让库克深深感到不安》这种自我吹棒的文章,只能说是其狂妄得失去对自己的客观认识。小米不仅面临着缺乏技术和专利积累的困局,在核心芯片、核心操作系统软件上毫无话语权。


  知识产权诉讼已经成为科技行业的一部分,2013年苹果是美国因为专利被起诉最多的公司,遭专利诉讼的次数达到59次,亚马逊列第二位,被起诉的次数达到50次。2013年美国的专利诉讼案件达到6092宗,比前五年增长一倍多。被起诉次数最多的前十家公司都是跨国公司,包括谷歌、戴尔、三星和微软。


  “未来5至8年,会爆发一场专利世界大战,华为必须对此有清醒!”任正非不仅在给华为提醒,也在给所有的中国企业提醒,同时给那些像小米这样从未走出过国门(最近有报道小米跟中国的山寨厂家们一样还是在马来西亚实现了销售)特别是在欧美日发达国家和地区未实现过突破,只会关起门来觉得自己已超苹果的厂家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小米不靠广告靠口碑!小米手机互联网思维造!”当互联网思维的成功代言人雷军四处演讲互联网思维"口碑、极致、专注"的三大特点时,人们不仅发现小米连续两年上春晚至少在CCTV的广告上投入不止两个亿,而中关村大街的中央大幅广告“小米手机就是快!”也是不菲的广告费投入。除了口碑是水军、广告重金砸出来的,小米连续发布平板电脑、电视、路由器等多个跨界产品,又哪一点体现了“极致、专注”“少就是多”的雷军口中的互联网极客精神了?


  青衣布鞋、满头灰白的“布鞋院士”“学术界的扫地僧”李小文,为研究遥感坚持数十年,在国际上享有盛名创建了“李小文-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让中国在多角度遥感领域保持着国际领先地位,任正非用真正的极客李小文院士代言华为,给伪极客伪创新者们、伪认真、伪专家的投机分子,给那些只会唱不会做的"演员们"一个大大耳光!


(来源:百度百家 张利华)


华为向李小文学习什么?


 

 

0



推荐 9